央行将可能采取全面降息或降准,自周四起下调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巴黎人-纺织皮革

“这已经算是定向降息了。”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能够预见到宏观调控会采取“先结构再总量”的步骤。

周春生也表示,今年以来,为应对经济波动周期,央行采取相机决策的稳健货币政策,不断采取组合货币政策(再贷款、定向降准、PSL等手段)调整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这些政策未达到预期调控效果,未改变经济下行的压力,如果三季度经济数据和前瞻性指标不理想,央行将进一步采取降息或降准手段。

仍暂停公开市场操作?

对于降准的原因,主要是对冲人民币贬值压力下的资本外流。当然,结构性的降准,也体现了对小微、三农这类的支持。

  但官方近期的表态仍在强调宏观调控的定力。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则代表了另一种观点:“中国人民银行有可能继续维持中立的货币政策立场。预计今年年内,信贷增长将保持稳定,政策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将保持不变。”

降息时机?

“当前货币政策大基调没变”

为何不降息?降息对银行压力甚大,且有11.28前车之鉴,效果有待观察。可见,目前延缓系统风险意图非常强烈。这个决策在人民币贬值预期强烈而没有明显干预的时候推出来,说明决策层并不怎么担忧汇率风险,或者说,可以暂时把汇率风险放在次要位置。

  专家预测释放资金3000亿

“降息的时间越早越好,越早越主动。”李慧勇表示,从目前情况看,既需要降息又能够降息,降息是势在必行的。一方面,当前经济形势不明朗,经济数据总体上在10月前表现比较疲弱,另一方面,明年经济压力可能更进一步加大,政策亟须提前做准备。但对于全面降息的时间点,李慧勇表示存在不确定性。

年初预定的GDP增长7.5%的目标正在被智囊机构调低。“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在7.3%左右,增速比上年回落0.4个百分点,继续保持在经济增长的合理区间。”10月10日,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的报告做出上述判断。

谢亚轩预计,年内将降息一次,但很有可能这次降息会配合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完成,也就是存款利率上限的放开。

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有巨大下行空间。中国的准备金率仍高居全球之冠,我们预计今年上半年仍有3次降准空间(关于降准的详细分析,请见11月24日聚焦中国《为何央行应当降息、降准?》)。我们维持今年上半年还有一次25基点对称式的降息、还有3次降准的判断不变。同时央行设定的短端政策性利率,包括正逆回购发行利率,仍有大幅下调的必要和空间。从经济增长的情况来看,我们预期宽松货币政策的时间点主要集中在上半年。

  从2012年5月18日降准50个基点以来,央行再无全面调整利率和存准率政策。今年4月25日,央行下调了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同时,还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举被市场称为“定向降准”。

那么,央行货币政策的下一招式会是“降准”还是“降息”呢?对此,周春生表示,降准属于数量指标,是间接传导机制;降息属于价格指标,是直接调控手段。在完全利率市场化情况下,这两者具有很高的关联度,在当前阶段,降息效果更直接、明显。

“这几年的一个突出矛盾是经济下台阶,但是利率仍在高位。”李慧勇表示,今年由于国家加大了对非标的治理,以及需求的下降,利率高企的状况有所缓解,但由于刚性兑付的存在,利率偏高的矛盾仍然没有有效解决。

连平认为降息与否要看经济运行情况,在一系列稳增长措施的刺激下,若PPI下行得到逐步改善,经济运行企稳回升,未来降息的可能性就不大;若经济运行仍不见好转,PPI进一步下行,通缩风险加大,则近期可能再次小幅降息。

一季度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增大和物价涨幅可能进一步回落,构成此时降准的主要逻辑起点,可以说降准正当其时。稳增长是今年首要任务,但PMI等先行指标反映,一季度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货币政策需要有所作为。PPI连续34个月为负,CPI连续2个月小于1.5%,宜适当放松货币,防范物价涨幅进一步回落。

  李德尚玉

“理论上利率水平应与经济增长相匹配,现在的一个怪现象在于,经济处于下行期,但利率处于高位,这对经济转型与增长非常不利。”李慧勇说。

朱海斌认为,总体而言,央行短期内似乎仍不愿实施传统的货币宽松措施(通过存款准备金率下调或基准政策利率下调),而是选择通过非常规方式实现宽松。非常规方式可能包括通过不同渠道提供流动性(常备借贷便利、抵押补充贷款、再贷款等)并下调市场利率、定向量化措施以及社会融资总量构成调整,以提高对实体经济的支持。$pager$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货币政策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政策放松的方向大家已经没有太大的分歧,因为经济下行的压力确实很大,货币政策在稳健的大前提下将更为积极地操作。

2014年四季度至今外汇占款低增甚至负增长,显示存准率下调的必要条件已经具备,此次降准释放约6000亿元流动性,补充基础货币缺口。

  就在不久前,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也曾对包括本报在内的少数几家媒体表示,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成为对冲高额外汇占款的工 具,存准率的调整会引起较大震动;而我国外汇占款数额巨大,降准吐出的头寸会对市场产生较大冲击,所以央行不会轻易全面调整存款准备金率。

“降息或降准两者不会一次性采用,一般先用其中一种看市场效果。有时候降息之后还可以降准。”周春生表示,一方面要考虑资金成本,另一方面要考虑市场流动性。

周春生称,整体上,下半年货币政策稳健中偏宽松,基准利率或存款准备金率存在微调的可能性,但短期内不会大幅下调。

现在看的话,上述两个政策都未到底,也就说降准、降息都没有到底。

此次降准之后,继续降准降息的概率相比之前明显上升,利好资本市场。近一个月来央行“中性”的货币政策操作已经一定程度上打压了资本市场内宽松货币的预期。但从此次降准来看,政府内部的政策博弈中,对增长下滑的担忧正在压倒对宽松货币副作用的警惕。这意味着进一步降准降息概率上升。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更会把经济增长的坏消息视为货币放松的先兆,从而解读为资本市场的好消息。

  据宗良估计,现在中国约有100万亿的存款,从全面降准的总量测算,如果降低0.5个百分点,释放的资金量约为5000亿。“现在‘定向降准’ 幅度没定,但是针对性强,可以降低的幅度会大一些。”宗良认为,本次“定向降准”加入了小微企业,释放资金预计会超过1000亿,加上4月县域“定向降 准”,综合效果看,几乎可以达到3000亿资金量的释放。

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央行将可能采取全面降息或降准,但年底可能性不大,预计明年一季度将实施。同时,资金利率于今年年底前正在温和走高。

但对于资金会趋紧到何种程度,李志强表示,由于中央“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方针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不会改变,央行未来依然会继续小心翼翼地防止货币市场资金利率出现大幅的上升,所以,预计年底前货币市场资金利率的上升可能比较温和。

首先,靠其他手段实现国有企业改制、兼并重组等成本大,效率也低,通过资本市场价格因素介入,既可以让效率提高实际也是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招商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 刘东亮:

  光大证券的 一份分析报告则称,“定向降准”或演变为隐性全面降准。降准对象从之前的县域银行扩大至整个银行业,并且政策支持对象从“三农”和小微企业扩展到了其他领 域,这个提法给了降准相当大的灵活度。如果央行不能利用这次机会明显放松实体经济的融资约束,接下来必然会促使国务院出台显性的全面降准。

朱海斌认为,总体而言,央行短期内似乎仍不愿实施传统的货币宽松措施(通过存款准备金率下调或基准政策利率下调),而是选择通过非常规方式实现宽松。非常规方式可能包括通过不同渠道提供流动性(常备借贷便利、抵押补充贷款、再贷款等)并下调市场利率、定向量化措施以及社会融资总量构成调整,以提高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长江商学院教授周春生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当前宏观经济面临较大的挑战,稳增长任务艰巨,下半年很难达到7.5%目标,为了维持经济增长在7%以上水平,宏观决策部门也在采取系列措施。

高辉清:中长期调结构与短期经济修复实际上在不同时间段里面,关系是不一样的。一开始调结构往往对经济实际增长是一个逆势作用,当结构调到一定的时候,对经济是推动作用。而现在正好处在两者之间,可能对经济有抑制作用,短期有推动作用的这样一个拐点。

本次下调存准率意在稳定经济增长,有利于经济低位企稳,释放稳增长的信号。

  当时央行宣布,从4月25日起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 次调整后,县域农商行、农合行分别执行16%和14%的准备金率,其中一定比例存款投放当地考核达标的县域农商行、农合行分别执行15%和13%的准备金 率。

降息时机?

“这已经算是定向降息了。”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能够预见到宏观调控会采取“先结构再总量”的步骤。

工具2

--海通证券宏观、债券团队:

  “本次国务院会议的内容实际上是之前政策的延续。”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原先是对县域的农村金融机构降准,这次“定向降准”的范围有所扩大。

周春生也表示,今年以来,为应对经济波动周期,央行采取相机决策的稳健货币政策,不断采取组合货币政策(再贷款、定向降准、PSL等手段)调整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这些政策未达到预期调控效果,未改变经济下行的压力,如果三季度经济数据和前瞻性指标不理想,央行将进一步采取降息或降准手段。

“降息的时间越早越好,越早越主动。”李慧勇表示,从目前情况看,既需要降息又能够降息,降息是势在必行的。一方面,当前经济形势不明朗,经济数据总体上在10月前表现比较疲弱,另一方面,明年经济压力可能更进一步加大,政策亟须提前做准备。但对于全面降息的时间点,李慧勇表示存在不确定性。

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近日公开表示,今年将维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央行手中有包括定向再贷款、利率、存款准备金率和各种流动性调节工具,足以维持合理的流动性,保持货币和信贷的平稳增长。

降准开始,货币政策宽松信号更加明确。在经济增长动能疲弱、通缩风险上升的情况下,降准可以更明确地传导出宽松货币政策的信号,改变此前货币政策调整滞后局面,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货币政策可以缺席,但从来不会迟到。

  对于本次“定向降准”,宗良表示,“三农”和小微企业目前资金面比较紧,加大降准力度会取得比较好的效果。“有一定的资金量才会有效果,本次加入了小微企业,释放的资金应该要比上一次大。”

今年以来,央行通过一系列定向降准降息措施,实施稳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但难挽经济下滑的势头。

此外,降息的作用还不止于此。李慧勇表示,降息是金融政策手段,利率市场化是金融改革的目标,可以将两者结合起来。当前基准利率水平过高,需要降息;我国利率市场化刚起步,可将存款利率上浮区间由10%扩大到20%,这样既实现了经济增长需要的宽松货币政策环境,又推进了利率市场化进程。

就单独某一个政策来说操作的空间肯定是有限的,一个政策什么时候见底,当前情况下取决于两点:第一就是经济有无稳住,如果稳住了宽松的政策就不需要继续宽松;第二个标准就是经济有无明显增长,因为政策本身有一个操作空间的问题,有可能经济没有明显上升态势情况下,政策已经用到底了,这样情况也是存在的。

对于银行而言,降准释放的资金可投入高于存放央行利率的领域(如贷款、债券、同业),且准备金率下调可提升银行的杠杆,利于银行业。上市银行中,结合超储率及杠杆水平,股份制银行最为受益,从缓解存款压力角度最有利于招行、中信、光大;同时,由于此次降准包含定向支持,城商行板块预计受益幅度也较为明显。

  央行行长周小川上月在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宏观调控要有定力,不会采取所谓大规模刺激政策。

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研究员李志强则将降息的时间点明确锁定在明年一季度。他认为,国内经济总体上处于惯性较强的下行趋势之中,而且今年底左右将是国内信用风险比较集中的阶段,届时再融资压力比较大。预计到了明年一季度,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将变得更大,决策层很可能将不得不使用“降息或降准”这样的重磅武器。

今年以来,央行通过再贷款、定向降准、PSL、SLF等定向宽松手段实施宏观调控,但经济下滑和利率处于高位这一相悖现象并未根本改观,从定向走向全面调控的必要性正在显现。

通过货币供给量的增加和减少,影响市场利率水平,是公开市场操作的目标。日前,央行两个月来首次暂停公开市场操作。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陈东琪:

  业内普遍认为,关于未来“定向降准”的具体措施会在6月出台。中国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研究中心总经理兼首席分析师李志强对本报表示,6月会出台相关政策,可以预计“定向降准”不太可能针对大银行,甚至也不会针对全国性的股份制银行,可能会针对一些政策性的银行。

此外,降息的作用还不止于此。李慧勇表示,降息是金融政策手段,利率市场化是金融改革的目标,可以将两者结合起来。当前基准利率水平过高,需要降息;我国利率市场化刚起步,可将存款利率上浮区间由10%扩大到20%,这样既实现了经济增长需要的宽松货币政策环境,又推进了利率市场化进程。

那么,央行货币政策的下一招式会是“降准”还是“降息”呢?对此,周春生表示,降准属于数量指标,是间接传导机制;降息属于价格指标,是直接调控手段。在完全利率市场化情况下,这两者具有很高的关联度,在当前阶段,降息效果更直接、明显。

高辉清:货币政策是宏观调控的一个主要构成部分,这些年来整个宏观调控政策没有特别大的变化。简单归结,首先底线思维是保底;其次不鼓励刺激高速增长,必须让经济为改革腾出空间。近几年宏观调控的中心思想都是围绕这个思路开展的。到今年为止,这样一个大的基调没变。

--兴业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唐跃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对本报表示,因为国务院暂未确定本次“定向降准”的幅度,预计会针对不同机构情况进行区别性“定向降准”,下调区间预计在0.5~1个百分点。

9月30日,央行、银监会又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住房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其中规定:首套房首付比例30%,贷款利率下限是贷款基准利率的0.7倍,以及对拥有一套住房并已结清相应购房贷款的家庭,为改善居住条件再次申请贷款购买商品房,执行首套房贷款政策。

“未来几个月资金利率极可能将出现上升,即资金面有所趋紧。”李志强分析,基于“货币供应增速大体领先于资金利率变化半年左右的规律”,自年初至3月底货币供应增速的下滑,很可能导致了6月以来货币市场利率的下降,以此推断,从4月份开始的货币供应增速的上升趋势,应该导致资金利率从10月左右开始上升,并且这一上升趋势还将持续到年底左右。

“最好的方式是让牛市涨慢一点”

我们一直强调货币政策不会受制于近期人民币的波动,央行希望在货币政策有效性、汇率浮动和资本自由流动之间取得一个平衡。

  另一方面,民生证券、海通证券(9.24, 0.01, 0.11%)、安信证券等机构也认为,所谓政策微调,并不意味着启用全面降准工具。

“未来几个月资金利率极可能将出现上升,即资金面有所趋紧。”李志强分析,基于“货币供应增速大体领先于资金利率变化半年左右的规律”,自年初至3月底货币供应增速的下滑,很可能导致了6月以来货币市场利率的下降,以此推断,从4月份开始的货币供应增速的上升趋势,应该导致资金利率从10月左右开始上升,并且这一上升趋势还将持续到年底左右。

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央行将可能采取全面降息或降准,但年底可能性不大,预计明年一季度将实施。同时,资金利率于今年年底前正在温和走高。

新京报:你对目前经济形势是如何判断的,货币政策还应如何配合调控?近期降息降准空间如何?政策何时见底?

降准将使更多的资金流入到经济领域,但上次降息后很多资金流入到股市和资本市场,并非降准降息要达到的目的。目前小微企业是真正决定市场活力和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最重要作用的经济主体,但小微企业等到的资金支持并不是非常充裕。因此此次降准采取普降加之定向降准的方式,更加体现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尽管经济增长不断放缓,通货紧缩的风险不断上升,中国企业所面临的融资成本仍然一直处于高位。因此,相对经济基本面而言,中国的货币政策可能已经过于紧缩。

周春生认为,货币政策作为重要的宏观经济政策,对拉动实体经济和促进投资有积极作用,但作用不会立竿见影,因为货币政策对经济的传导机制上有一定的时间滞后性。也就说,即使年内启动降息,对2014年完成7.5%目标作用不大,但经济指标维持在7%以上无悬念。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则代表了另一种观点:“中国人民银行有可能继续维持中立的货币政策立场。预计今年年内,信贷增长将保持稳定,政策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将保持不变。”

连平称,从今年来看,降准仍有空间。在互联网金融持续吸收银行活期存款,外汇占款趋势性放缓,加上金融脱媒加快、股市活跃分流存款,银行存款增速不断下降,负债成本上升压力不减。在准备金率水平依然较高的情况下,年内存准率仍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

春节前降准时点符合预期,合计释放资金上限预计在7000亿左右。降准主要由于节前需要保持较高的资金备付,以及外汇占款数据持续低量。以14年末人民币存款余额113.86万亿估计,本次降准预计可释放资金约5700亿;此外,定向部分,根据城商行9.5%的存款市占、农村类金融机构13%的存款市占,预计定向部分可释放资金上限约1300亿元。合计释放资金上限预计在7000亿左右。

  “强调‘定向降准’则意味着‘全面降准’的可能性有所下降。‘定向降准’与再贷款都属于调结构范畴,有利于让银行的信贷投放更具针对性。”国信证券宏观分析师钟正生说。

有必要吗?

“如果即将发布的第三季度数据表明经济持续走低,降息可能性将增加。”周春生说,今年底前有可能降息,但仅剩下两个多月,已经进入年度收尾期,相比之下,2015年上半年可能性要大得多。

存款准备金制度从1984年建立至今,经历了几十次调整。最低水平出现在1999年,为6%;最高水平出现在2011年,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上调至21.5%。是否动用存款准备金工具与我国经济形势、国际收支和基础货币供应等因素相关。

全面降准有其必要性,现在对资金需求还是很大的,在资金供求关系中需求很大但供给不足,现在的政策单调利率是不够的,调了名义利率,实际利率还是会上去,因为经济学还是供求决定的,资金供不应求,就意味着资金短缺,资金短缺就一定会涨价。所以,把存款利率由3%调到2.75%,贷款利率由6%调到5.6%,分别下降0.25和0.4个百分点,这个方向是对的。但是在存准率数量关系没有变的情况下调整资金价格,效应不是很明显,实际利率是提高的。

  对于本次“定向降准”,纪志宏解释说:“‘定向降准’属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正向激励举措,与‘全面降准’相比,它更具有针对性,有利于将金融资源更好地投放到‘三农’、小微企业等薄弱环节。”

“这几年的一个突出矛盾是经济下台阶,但是利率仍在高位。”李慧勇表示,今年由于国家加大了对非标的治理,以及需求的下降,利率高企的状况有所缓解,但由于刚性兑付的存在,利率偏高的矛盾仍然没有有效解决。

“降息或降准两者不会一次性采用,一般先用其中一种看市场效果。有时候降息之后还可以降准。”周春生表示,一方面要考虑资金成本,另一方面要考虑市场流动性。

还会降息?年内将有一次

从全球市场来看,年初以来瑞士、挪威、新加坡等9国采取了降息,欧央行推出万亿QE,显示各国货币政策“再宽松”加码,中国降准只是一种跟随;1月PMI延续回落显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大,使货币政策有放松的必要;外汇占款流入延续放缓需要降准来增加基础货币投放,相比MLF和逆回购,政策信号更加清晰;降准对于提高货币乘数也有帮助,拉动信贷扩张、亦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压低银行间市场利率。当然对实体经济而言,银行风险偏好回升程度需要观察,这一时点选择降准也增加离岸市场人民币贬值压力。

  5月3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 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

今年以来,央行通过再贷款、定向降准、PSL、SLF等定向宽松手段实施宏观调控,但经济下滑和利率处于高位这一相悖现象并未根本改观,从定向走向全面调控的必要性正在显现。

周春生认为,货币政策作为重要的宏观经济政策,对拉动实体经济和促进投资有积极作用,但作用不会立竿见影,因为货币政策对经济的传导机制上有一定的时间滞后性。也就说,即使年内启动降息,对2014年完成7.5%目标作用不大,但经济指标维持在7%以上无悬念。

工具1

--鄞州银行产品创新部总经理 游春:

  5月3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落实和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会议明确,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

有关全面降息的呼声越来越高。

民生银行(600016,股吧)金融市场部首席研究员李志强则将降息的时间点明确锁定在明年一季度。他认为,国内经济总体上处于惯性较强的下行趋势之中,而且今年底左右将是国内信用风险比较集中的阶段,届时再融资压力比较大。预计到了明年一季度,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将变得更大,决策层很可能将不得不使用“降息或降准”这样的重磅武器。

“降准、降息都未见底”

此次降准力度超出预期,粗略估算,释放的流动性可达6000亿人民币。

  “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并不意味着稳健货币政策取向的改变。” 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日前解释说,“央行会从整体上权衡考虑,将运用各种工具保持适度流动性,保持货币市场稳定运行。”

“如果即将发布的第三季度数据表明经济持续走低,降息可能性将增加。”周春生说,今年底前有可能降息,但仅剩下两个多月,已经进入年度收尾期,相比之下,2015年上半年可能性要大得多。

有关全面降息的呼声越来越高。

工具3

预计未来货币政策仍有空间,年内可能降息一次,降准二至三次。

  申银万国证 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就当前金融形势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当前金融和经济的背离突出显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金融市场价格利率走低,一般贷款价 格没有有效降低;第二,总量资金并不紧张,但部分领域融资难问题一直有待解决。这两个问题,通过全面降准“大水漫灌”的方法并不一定能有效解决,所以才采 取了更有针对性的“定向降准”。

本文由巴黎人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巴黎人-纺织皮革,转载请注明出处:央行将可能采取全面降息或降准,自周四起下调

关键词:

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巴黎人手机登录网址,

2016年的中华经济“忽高忽低”,在这些年度交替的首节点,以往攻略涨势定调极受各界关怀。从6月始于,众多高档别...

详细>>

兵团草湖200万锭广东纺织服装产业园项目座谈会

10月12日,兵团党委常委田建荣与广东省东莞市委书记徐建华及相关领导座谈,探讨关于广东对口援建200万锭纺织服装...

详细>>

有的厂家要求棉企货物发运至内地指定仓库,从

据精晓,10月首旬来讲路易斯维尔、巴楚等棉区软禁库皮棉出货基本停滞,外地和湖北棉纺厂直接购买没有多少,唯有...

详细>>

年我国外贸进出口的增速仅2.3%,线路检测中心最

二〇一四年本国纺品衣裳出口2984.27亿美元,同期相比较进步5.09%。在那之中,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1121.42亿欧元...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