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玩具生产企业负责人介绍说,玩具行业在全

日期:2019-11-11编辑作者:巴黎人-玩具模型

“生产一件8英寸左右的毛绒玩具,只能赚到1美分,如果不再想办法降低成本,玩具业只能走向绝路”.说这句话的时候,青岛昊天工艺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涌已经完成了沂水分公司的试运行. 不仅仅是昊天,青岛的吾卢垃、飞行、福盛等10余家玩具生产企业已经或计划在沂水、莒南等鲁西南地区投资设厂.业内人士断言:多重夹击之下,青岛的玩具行业正走到一个“拐点”,如果不能积极应对,这个大产业将面临难以想象的后果.招工难:外地建厂“解渴” “张涌介绍说,青岛工人的成本每人每月比沂水高出近四百元.“即使算上从沂水当地与青岛港口之间的运输成本,在外地建厂也划得来”. “面对现状,各家企业都在想办法,出去设厂毕竟是无奈之举.”张涌介绍说,对本地市场现有劳动力也不敢掉以轻心.去年6月18日,城阳区夏庄街道寺后村的一家玩具企业负责人突然失踪,留下422名已经欠了两个月工资的员工.为了留住这些工人,他自己在兼并这家企业的同时,为这些工人垫付了57万多元的工资.他认为,外地建厂只是“解近渴”,如何真正留住人才是关键.成本增:技术提升化解 除了招工之外,人民币升值和原材料的价格上涨,对于玩具企业也是严峻考验.“在人民币升值的情况下,每出口价值一美元的玩具,就少挣两三角钱.”青岛福盛玩具有限公司朴经理也是忧心忡忡. “玩具行业之所以‘受气’,很大原因在于技术含量太低,附加值低.”一家玩具企业的负责人介绍说,现在青岛市场上生产的玩具以毛绒产品为主,但是高附加值的智能玩具、有创意的卡通玩具等,很大的一部分市场还没有开发.无品牌:创牌迫在眉睫 “我们玩具加工的质量可以说早就与国际标准接轨了,但是还是摆脱不了贴牌的命运”.一家玩具生产企业负责人介绍说,公司目前加工的玩具有的直接为沃尔玛加工,直接进入全球的超市.而贴牌加工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自己产品的利润空间被“挤压”得太少了.市经贸委行业管理处的有关负责人介绍说,青岛的玩具企业要实现“自强”,创品牌是一条必经之路.产业链:需要尽快理顺 “青岛的玩具行业之所以如此脆弱,最根本的一个原因还是整个产业链条没有顺起来”.青岛市生产力学会常务副会长魏炳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整个玩具产业链由玩具研发设计、原材料、辅料生产配套、玩具制造、玩具销售等一系列的行业组成.在青岛,这些行业之间的协同“作战”还停留在简单的供需关系上. 魏炳义说,青岛的玩具企业只有抱起团来,共同面对市场和国外品牌的挑战,才能尽快走出目前的尴尬境地,把小玩具产业做大. 本报记者 杨冰

●三来一补模式抗风险能力弱●原料上涨压缩利润●招工难影响企业增长

新华网广州1月30日电春天已然不远,但中国的出口玩具企业尚难看到冬季结束的迹象——欧债危机尚未谢幕,贸易壁垒频频登场,涨声一片的原材料成本、人力成本,使得玩具出口商们渐渐有些hold不住的感觉。

原材料涨价、劳动力成本增加和人民币汇率波动成为压在出口外贸型企业身上的“三座大山”

一、沂南县玩具行业发展现状及分布 作为沂南县的优势传统产品,玩具行业在全县的出口创汇及经济发展方面,一直发挥着积极的拉动作用。目前沂南县共有毛绒玩具生产厂家36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年销售收入500万元以上)8家,出口创汇企业4家,外商投资企业2家,投资额90万美元。主要分布在杨坡、界湖、葛沟、岸堤等乡镇。除有出口实绩的企业外,还有大量的无自营进出口权的企业长年为青岛等地的大型玩具企业加工、供货,在本县各自围绕三和、中泰、发源等核心企业,生产、销售或在原材料、半成品供应等环节相互衔接,形成专业化分工,相互合作,共同发展,如同一家大工厂。现从业人员约1.3万人,年产各类玩具160多万打,年销售收入2.4亿元,实现利税2400万元。年出口额达1500万美元,约占全县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产品销往美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成为沂南县支柱工业之一,为全县经济发展注入了生机和活力。 与此同时,沂南县玩具产业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企业规模偏小,产品档次低,增效不明显,为玩具产业的后续发展埋下了隐患。二是企业创品牌意识淡薄。目前沂南县企业均为贴牌加工,没有自己的品牌。除三和玩具有限公司、中泰玩具有限公司、发源玩具有限公司外,大多企业无研发机构。三是企业员工平均文化水平不高,产业工人大多为初中及以下文化水平,中高层管理人员中也大多为高中文化水平,而且时有缺工现象。四是企业缺乏团结协作精神。企业集聚虽多,却缺乏相互的合作联系与沟通,无形中削弱了沂南县玩具的整体竞争力。五是随着国际贸易壁垒和摩擦的加剧,出口退税政策的调整、人民币升值,出口风险不断加大,对玩具生产企业的管理及产品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形势。六是市场单一,沂南县玩具企业的产品全部直接或间接出口到国外忽视了国内市场的开发。 二、发展前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外商纷纷在沿海地区设立玩具厂家,为拉动沿海经济快速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随着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和产业政策的调整,在用工、管理费用等方面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向内地转移的态势越来越明显。百度了一下沂南县玩具产业基础和较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将对它们产生一定的吸引力。2008年,预计沂南县玩具生产厂家将达到42家,出口创汇企业6家,吸纳从业人员达1.5万余人,年产各类玩具220多万打,年销售收入3亿元,年出口创汇2000万美元,实现利税3000万元。 三、工作意见 面对广阔的产业前景,以及鲁南经济带建立的大好时机,沂南县的玩具业下步要抓好以下几点: 一是成立专业招商队伍,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抓住沿海地区经济结构调整的时机,在土地、用工、税收、境内外展洽活动等方面给予一定的扶持政策,吸引在沂南县落户。成立沂南县玩具协会,规范企业行为、提供行业咨询,提高沂南县玩具行业的整体竞争能力。 2 二是加强对外联络,实现玩具产业的新跨越。积极参加境内外展洽及各种研讨交流活动,吸引高校、科研院所、国内大企业、跨国公司到沂南县设立研发机构,促进企业与高校、科研院所的紧密结合,推动优势互补,注重市场调研和预测,跟进产业发展趋势,推进产品更新换代,提高产品科技含量,提升产品的档次和水平。鼓励企业积极走出去参加各种境内外展洽会,广泛接触客商,大力开拓国际市场,同时注重国内市场的开拓,特别是在申请广交会摊位方面予以政策倾斜。 三是加快产业集聚,完善产业链。大力扶持有实力、上规模、上档次的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改变目前沂南县玩具企业小而全的现状,以大公司为根基,成立集团化公司,采用集约化经营模式。以三和玩具等企业为支点,丰富玩具的上下游配套,进行功能分工,产业分流,产品培育,建立起最具竞争力的玩具产业集聚区,提升企业规模集聚效益。力求在3-5年内培育出口超千万美元的企业3家,超三百万美元的5家,壮大产业整体规模。 四是走质量效益型发展道路,加快创品牌步伐。加快玩具与高新技术结合,赋予长毛绒玩具新的内涵,因地制宜地开发具有一些特殊功能的毛绒玩具。加快技术共享,逐步摆脱贴牌加工,创造自己的品牌,提高沂南县玩具附加值,提升产品竞争力和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 五是加大对企业员工的培训,构建与其相适应的职业技术教育和培训体系,培养大量具有现代管理观念的专业管理人员和掌握现代生产技术的产业人员。同时出台优惠政策加大对企业技术改造的支持力度,推动产业现代化、信息化改造。 1 一、沂南县玩具行业发展现状及分布 作为沂南县的优势传统产品,玩具行业在全县的出口创汇及经济发展方面,一直发挥着积极的拉动作用。目前沂南县共有毛绒玩具生产厂家36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年销售收入500万元以上)8家,出口创汇企业4家,外商投资企业2家,投资额90万美元。主要分布在杨坡、界湖、葛沟、岸堤等乡镇。除有出口实绩的企业外,还有大量的无自营进出口权的企业长年为青岛等地的大型玩具企业加工、供货,在本县各自围绕三和、中泰、发源等核心企业,生产、销售或在原材料、半成品供应等环节相互衔接,形成专业化分工,相互合作,共同发展,如同一家大工厂。现从业人员约1.3万人,年产各类玩具160多万打,年销售收入2.4亿元,实现利税2400万元。年出口额达1500万美元,约占全县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产品销往美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成为沂南县支柱工业之一,为全县经济发展注入了生机和活力。 与此同时,沂南县玩具产业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企业规模偏小,产品档次低,增效不明显,为玩具产业的后续发展埋下了隐患。二是企业创品牌意识淡薄。目前沂南县企业均为贴牌加工,没有自己的品牌。除三和玩具有限公司、中泰玩具有限公司、发源玩具有限公司外,大多企业无研发机构。三是企业员工平均文化水平不高,产业工人大多为初中及以下文化水平,中高层管理人员中也大多为高中文化水平,而且时有缺工现象。四是企业缺乏团结协作精神。企业集聚虽多,却缺乏相互的合作联系与沟通,无形中削弱了沂南县玩具的整体竞争力。五是随着国际贸易壁垒和摩擦的加剧,出口退税政策的调整、人民币升值,出口风险不断加大,对玩具生产企业的管理及产品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形势。六是市场单一,沂南县玩具企业的产品全部直接或间接出口到国外忽视了国内市场的开发。 二、发展前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外商纷纷在沿海地区设立玩具厂家,为拉动沿海经济快速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随着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和产业政策的调整,在用工、管理费用等方面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向内地转移的态势越来越明显。百度了一下沂南县玩具产业基础和较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将对它们产生一定的吸引力。2008年,预计沂南县玩具生产厂家将达到42家,出口创汇企业6家,吸纳从业人员达1.5万余人,年产各类玩具220多万打,年销售收入3亿元,年出口创汇2000万美元,实现利税3000万元。 三、工作意见 面对广阔的产业前景,以及鲁南经济带建立的大好时机,沂南县的玩具业下步要抓好以下几点: 一是成立专业招商队伍,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抓住沿海地区经济结构调整的时机,在土地、用工、税收、境内外展洽活动等方面给予一定的扶持政策,吸引在沂南县落户。成立沂南县玩具协会,规范企业行为、提供行业咨询,提高沂南县玩具行业的整体竞争能力。 2

经济复苏客户当然愿意把订单交给质量好、信誉好的品牌企业。中山商报记者明剑摄 许多玩具企业老板说,目前每个玩具厂都不愁订单,只愁没人。本报记者黎旭升摄

中山市是广东省重要的玩具出口基地之一,共有获得玩具出口许可证的生产企业118家,主要以生产塑胶玩具、电玩具、布绒玩具、童车产品等传统玩具为主。年出口额占广东的一成左右。

订单增长、出口交易额增加,这样“双丰收”的利好形势下,中国玩具出口企业却愁云笼罩。交易数据增长的背后,是利润下降的无奈,玩具出口企业正在面临着一个金融危机之后最为艰难的冬天,中国的“圣诞老人”该如何突破困局?

全球经济形势回暖,玩具企业也感受到了这一市场利好。记者从中山检验检疫局获悉,前7月,经该局检验出口玩具26017批次,出口额为30225万美元,同比2009年同期分别增长了8.3%和5%。相比服装、灯饰、家具等其他传统优势产业,玩具的增长并不算大,而通过记者走访企业发现,掩藏在增长背后的不利因素,将可能进一步制约未来中山玩具业的进一步增长。 ■现状一成企业贡献近七成出口额 我市目前有玩具生产企业135家,其中获得出口质量许可证的企业100家,这些企业中,模型和成人玩具生产企业3家,婴儿手推车及配件生产企业32家。这些玩具企业相对集中于三乡镇、板芙镇、神湾镇等南部镇区,占中山玩具企业总数的50%。目前,我市的玩具企业大都为劳动密集型企业,而且以三来一补为主要发展模式,虽然中小企业居多,但数十家大型玩具企业是出口的主力军,2009年,崇高、友利、善浓等13家玩具企业的出口货值占总出口货值的68.6%。这也就是说,一成的玩具企业贡献了近七成的出口额。 “2009年,中山玩具出口在广东检验检疫局辖区居第三位,中山玩具的总体质量位于全省前列。”中山检验检疫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近几年,关于玩具的召回事件不断,从2007年“美泰”玩具召回事件到今年的麦当劳杯子召回,玩具的质量成为产品出口的一道紧箍咒,不过中山的玩具却鲜有受到影响。这与我市玩具出口企业的生产模式及严格的质量检验体系相关。 据了解,目前,中山出口玩具企业大都是三来一补的模式生产,特别是一些大企业,已经有了长期合作的固定的国外品牌客户。在此模式下,产品的设计开发大都是国外客户包办,而国外玩具行业经历了半个世纪的行业积累,都是专业人士设计,设计开发后,样品都是送权威检测机构测试合格后才确定投产,很多问题都在设计这一道关把住了。同时,一些客户甚至提供原材料或者指定原材料供应商,并派第三方检验人员入场监督生产,并抽样检测,对出厂玩具验货,加上生产厂家本身也有着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所以,中山的玩具企业出口质量稳定。 “经济开始复苏时,质量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客户当然愿意把订单交给质量好、信誉好的品牌企业。”中山检验检疫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隐忧之一三来一补模式抗风险能力弱 “一看到人民币升值我心里就开始担心,我们产品出口收到的是美元,给员工发工资用的是人民币,本来贴牌生产就赚个加工费,人民币一升值,利润马上缩水啊。” 上世纪80年代,随着全球产业转移的趋势,一些人开始到中山发展玩具产业。澳门人林国辉就是其中的一位,1986年他到坦洲镇开办玩具厂,1993年,善浓玩具有限公司搬迁到了神湾,最高峰时,公司有5000多人。和林国辉一样,一些港商、台商在中山开始开办玩具厂,如今外资企业在行业中仍占有绝对优势,在技术、管理、市场等多方面引导着行业的发展方向和进程。而它们当时采用的三来一补模式一直延续了下来,并成为如今我市玩具企业主要的发展模式。 现在,三来一补的发展模式已显示出了它的“疲态”。 由于三来一补的发展形式,企业长期加工、贴牌生产,赚取的只是低廉的加工费用。尽管这种模式降低了企业经营的风险,但过低的利润,使得企业在参与竞争的过程中受到外部变化影响较大,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因此变得比较脆弱。而即使是在多年的发展中,企业从OEM到ODM、进而是OBM(自主品牌生产),也只占中山玩具企业很小的一部分,目前,以加工贸易为主,严重依赖国际市场的玩具企业占近九成。 由于很大程度上依赖出口市场,所以国际市场一有风吹草动,企业就随之处于不确定因素中,抗风险能力非常弱。去年,受到金融风暴影响,我市企业订单减少,很多企业甚至处于亏本接单的状态,一些企业甚至出现关闭或大规模裁员的情况。来自中山检验检疫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如果排除新纳入目录内监管产品的因素,去年我市检验出口玩具批次为38459批次,货值为38514万美元,批次和货值都出现了大幅度的减少,分别减少了24.2%和24.4%。 “一看到人民币升值我心里就开始担心,我们产品出口收到的是美元,给员工发工资用的是人民币,本来贴牌生产就赚个加工费,人民币一升值,利润马上缩水啊。”神湾镇一玩具企业的负责人对记者倒苦水。 不过,欧债危机暂时没有波及玩具企业,林国辉表示,中山玩具企业虽然以欧美市场为主,但因为欧洲受到债务危机影响较大的多是一些不太发达的国家,产品在当地的出口量普遍较少,所以暂时不受影响。 ■隐忧之二原料上涨20%进一步挤压利润 由于原材料和人工成本上涨,善浓的成本上升了20%以上,但是客户只加价3%-5%,利润越来越低。 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这同样也是玩具企业的烦恼。而如今,日益上涨的原材料价格正在无情地瓜分本来就已经被压缩得越来越微小的利润。 “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和招工难。比如生产玩具的胶料就上涨了15%-20%。”怡高安迪科教产品(中山)有限公司总经理罗启明对记者表示。虽然怡高是为数不多的自主生产和销售的企业,订单基本上没受影响,但原料价格上涨仍让罗启明伤脑筋。 罗启明表示,公司2007年、2008年、2009年的订单都很稳定,预计今年比去年增长35%-40%。2009年的销售额达7000万美元,今年7月仍然保持了30%的增长。“目前订单已经排到年底。”但罗启明同时表示,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公司一直坚持“有利润的单才做,没有利润的单坚决不能做,而且我们会调整出口价格,当然也只能是微调,客户虽然可以理解,但也不能接受太大的涨幅”。 “如果客户不加价,宁肯不干。”作为神湾商会常务副会长的林国辉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表示,由于原材料和人工成本上涨,善浓的成本上升了20%以上,但是客户只加价3%-5%,利润越来越低。林国辉表示,目前,神湾有13家有出口资质的玩具企业,他也听说过有小厂倒闭的情况。他表示,小型玩具企业之所以生存困难,主要是小厂上货后,要4个月才能拿到货款,原材料上涨使资金更加紧张,“现在都是先付货再付款,如果找到信用不好的企业,客户不付款,企业资金周转不过来,只好倒闭了”。 2 ■隐忧之三招工难问题继续牵制玩具企业 大家都觉得现在这种局面,应该做到好的单就接,不好的单不接,要确保有一定的利润。 林国辉表示,目前每个玩具厂都不愁订单,只愁没人。今年,善浓预计增长15%,由于善浓主要与品牌企业合作,麦当劳就是其客户,所以订单已经排到明年二三月份。对于今年玩具企业不愁订单的原因,林国辉分析,主要是因为受到金融风暴影响,东莞一些玩具厂家倒闭,都把订单压过来了,而目前善浓遇到的最大的一个困难是招工难。 “目前,善浓公司普工缺口500多人,下个月将缺口700人。”林国辉直摇头,他表示,东莞企业倒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法承受工人的高成本,因为玩具企业本来就是一个利润非常低的行业,但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涨让他有心无力,“何况现在珠三角工资已经不具有什么竞争力,工人有很多选择”。 记者在怡高和善浓公司的外墙均看到了“大量招聘普工”的横幅,但罗启明直言,目前怡高公司工人缺口在200人左右,下个月可能会缺口更多,因为每到下半年,也是工人流动比较频繁的时候。同在神湾镇的另外一家企业的负责人王先生则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去外省招聘,那是一所技术学校,学生们到了镇上工厂一看,周围只有工厂,周围生活配套很少,不到几天就说不习惯走了。”王先生说,现在的工人“要求也更多了”。 “今天我还在跟商会企业的人聊天,大家都觉得现在这种局面,应该做到好的单就接,不好的单不接,要确保有一定的利润。”林国辉表示。 ■建议 玩具企业主动转型摆脱对出口的依赖 其实,中山已有企业在尝试转型。 出于对内地婴童产品市场的看好,隆成日用品公司正向国内流通市场发力,2007年8月,隆成开始为内销做准备,2008年3月,隆成第一家直营店“幼幼天地”在东莞开张,随后,在广东、福建等地均有了直营店,专卖店里除了销售本公司生产的婴童用品如童车、奶瓶、服饰等,也外购了食品、玩具等产品进行销售。这种一站式的专卖店也成为隆成公司从生产领域向流通领域转型的一个重要着力点。 怡高安迪科教产品(中山)有限公司也是中山玩具出口企业的一个“异类”,因为公司从一开始成立就坚持自主品牌,自主销售,并从事益智玩具生产。据介绍,怡高将玩具实现了儿童科技教育和智力开发方面的功能,目前已成功推出200余款系列产品,目前,怡高已拥有全球光学益智玩具市场20%多的占有率。罗启明表示,对今年下半年非常有信心。 “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大,以加工为主的玩具行业对国际市场过分依赖显露出不足,影响了企业的发展进程。产业升级和转型已经摆到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战略上来了。”中山检验检疫局通过对中山玩具企业调研后表示。这位负责人说,玩具企业要增加科技、技术、资金比例,减少用工,走自主创新之路,要增加投入,研发新产品,提高产品附加值,创自己的品牌,才是长远发展之计。 对此,他提出三条建议: 首先,玩具企业转型的关键是进军内地市场。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目前0-6岁婴儿人数近1.7亿,其中城镇婴童超过7000万,城镇婴童消费支出在家庭总支出所占比例超过30%,并且还有继续扩大的趋势,其市场潜力巨大。 其次,玩具企业可以与文化产业嫁接,尤其是与动漫产业合作,依赖上游动漫企业的带动,利用玩具的外壳去装动漫的内容,为玩具动漫形象增添独特的结构、玩法和动作方式,带来动漫企业和玩具企业的双赢。 再次,这位负责人表示,玩具业转型还可以嫁接高科技,在传统玩具产品中融入高科技元素,这也是玩具产业转型的方向之一。“融入高科技含量的玩具产品有着很大的市场,一些配有照明和声音传感器的玩具机器人、拥有一流芯片的遥控飞机、太阳能芯片的玩具娃娃、玩具乐器、智力玩具已经在市场上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心声 适当降低检验成本 目前,部分企业反映,汕头澄海的玩具的低价“抢”走了中山企业的部分订单。有企业表示,汕头澄海玩具企业的出口价格比中山便宜70%,很多客户到那边买货,这些企业主要是对南美出口,因为南美对质量要求不高,这对具有良好质量要求的企业来说是一种冲击,因为中山的玩具企业在追求质量的同时也为检验检疫付出了比较高的成本,有的产品还要送到广州去检验,希望能够降低检验检疫成本。 期盼政策资金扶持 部分玩具企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政策和资金的扶持比较迫切。在企业转型的过程中,希望能够更方便地了解到政府对企业的优惠政策,并在资金上得到照顾。 政府及时提供信息 目前,玩具业的贸易保护主义和摩擦仍然在较大范围内存在,企业希望相关部门能及时获取相关信息,并能将这些有效信息传达到企业,让企业可以做好应对准备。

据中山检验检疫局负责相关业务的谢璘介绍,去年经该局检验出口的玩具48514批次,货值6.42亿美元,同比分别减少2.7%和6.6%。这是中山玩具出口连续第二年下跌。中山市如此,中国其他玩具产区的情况也大抵如此,甚至比中山有过之而无不及。

美国圣诞市场

1

中国玩具产业多为“三来一补”模式,早已“疲态尽显”。企业长期加工、贴牌生产,赚取的只是低廉的加工费用。过低的利润,使得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脆弱。多数企业包括已经具备自主研发能力的企业没有成熟的销售渠道,也养不起自有品牌,只能把自己研发的产品贴牌销售。而人工成本持续上升,也加剧了这一趋势。

赚了订单没赚钱 汇率变动“吃”掉利润

●三来一补模式抗风险能力弱●原料上涨压缩利润●招工难影响企业增长

中山市崇高玩具厂负责人说,人民币的升值也正在蚕食着玩具出口企业本已极微薄的利润。

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是中国最大的玩具制造基地之一,澄海的圣诞礼品和玩具占中国出口的70%以上。这里有3000多家相关生产企业,从业人员至少10万人。今年年初,由于订单恢复增长,许多圣诞品生产商曾喜笑颜开,但现在,随着订单陆续交货,进入出口结汇期,不少企业却欲哭无泪。

经济复苏客户当然愿意把订单交给质量好、信誉好的品牌企业。中山商报记者明剑摄 许多玩具企业老板说,目前每个玩具厂都不愁订单,只愁没人。本报记者黎旭升摄

虽然2012年是汇改来人民币升值最为平缓的一年,但是随着QE4的到来,以及欧洲、日本央行均表示将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2013年资金将继续流入新兴市场,人民币仍面临着较强的升值压力,这也让中国的玩具厂商感到痛苦。

许松辉从事圣诞礼品生产外贸行业已经有30余年,从改革开放开始他就依靠“圣诞老人”发家致富,把家庭小作坊经营成拥有1000多工人的大厂。2010年,好不容易熬过金融危机的许松辉接到了2000多万美元出口额的圣诞订单,为此,他多招募了400个工人加班加点完成生产任务,但是,到结汇时许松辉傻了眼。“我遇到了比金融危机更难熬的一个冬天。”他说。

全球经济形势回暖,玩具企业也感受到了这一市场利好。记者从中山检验检疫局获悉,前7月,经该局检验出口玩具26017批次,出口额为30225万美元,同比2009年同期分别增长了8.3%和5%。相比服装、灯饰、家具等其他传统优势产业,玩具的增长并不算大,而通过记者走访企业发现,掩藏在增长背后的不利因素,将可能进一步制约未来中山玩具业的进一步增长。 ■现状一成企业贡献近七成出口额 我市目前有玩具生产企业135家,其中获得出口质量许可证的企业100家,这些企业中,模型和成人玩具生产企业3家,婴儿手推车及配件生产企业32家。这些玩具企业相对集中于三乡镇、板芙镇、神湾镇等南部镇区,占中山玩具企业总数的50%。目前,我市的玩具企业大都为劳动密集型企业,而且以三来一补为主要发展模式,虽然中小企业居多,但数十家大型玩具企业是出口的主力军,2009年,崇高、友利、善浓等13家玩具企业的出口货值占总出口货值的68.6%。这也就是说,一成的玩具企业贡献了近七成的出口额。 “2009年,中山玩具出口在广东检验检疫局辖区居第三位,中山玩具的总体质量位于全省前列。”中山检验检疫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近几年,关于玩具的召回事件不断,从2007年“美泰”玩具召回事件到今年的麦当劳杯子召回,玩具的质量成为产品出口的一道紧箍咒,不过中山的玩具却鲜有受到影响。这与我市玩具出口企业的生产模式及严格的质量检验体系相关。 据了解,目前,中山出口玩具企业大都是三来一补的模式生产,特别是一些大企业,已经有了长期合作的固定的国外品牌客户。在此模式下,产品的设计开发大都是国外客户包办,而国外玩具行业经历了半个世纪的行业积累,都是专业人士设计,设计开发后,样品都是送权威检测机构测试合格后才确定投产,很多问题都在设计这一道关把住了。同时,一些客户甚至提供原材料或者指定原材料供应商,并派第三方检验人员入场监督生产,并抽样检测,对出厂玩具验货,加上生产厂家本身也有着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所以,中山的玩具企业出口质量稳定。 “经济开始复苏时,质量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客户当然愿意把订单交给质量好、信誉好的品牌企业。”中山检验检疫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隐忧之一三来一补模式抗风险能力弱 “一看到人民币升值我心里就开始担心,我们产品出口收到的是美元,给员工发工资用的是人民币,本来贴牌生产就赚个加工费,人民币一升值,利润马上缩水啊。” 上世纪80年代,随着全球产业转移的趋势,一些人开始到中山发展玩具产业。澳门人林国辉就是其中的一位,1986年他到坦洲镇开办玩具厂,1993年,善浓玩具有限公司搬迁到了神湾,最高峰时,公司有5000多人。和林国辉一样,一些港商、台商在中山开始开办玩具厂,如今外资企业在行业中仍占有绝对优势,在技术、管理、市场等多方面引导着行业的发展方向和进程。而它们当时采用的三来一补模式一直延续了下来,并成为如今我市玩具企业主要的发展模式。 现在,三来一补的发展模式已显示出了它的“疲态”。 由于三来一补的发展形式,企业长期加工、贴牌生产,赚取的只是低廉的加工费用。尽管这种模式降低了企业经营的风险,但过低的利润,使得企业在参与竞争的过程中受到外部变化影响较大,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因此变得比较脆弱。而即使是在多年的发展中,企业从OEM到ODM、进而是OBM(自主品牌生产),也只占中山玩具企业很小的一部分,目前,以加工贸易为主,严重依赖国际市场的玩具企业占近九成。 由于很大程度上依赖出口市场,所以国际市场一有风吹草动,企业就随之处于不确定因素中,抗风险能力非常弱。去年,受到金融风暴影响,我市企业订单减少,很多企业甚至处于亏本接单的状态,一些企业甚至出现关闭或大规模裁员的情况。来自中山检验检疫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如果排除新纳入目录内监管产品的因素,去年我市检验出口玩具批次为38459批次,货值为38514万美元,批次和货值都出现了大幅度的减少,分别减少了24.2%和24.4%。 “一看到人民币升值我心里就开始担心,我们产品出口收到的是美元,给员工发工资用的是人民币,本来贴牌生产就赚个加工费,人民币一升值,利润马上缩水啊。”神湾镇一玩具企业的负责人对记者倒苦水。 不过,欧债危机暂时没有波及玩具企业,林国辉表示,中山玩具企业虽然以欧美市场为主,但因为欧洲受到债务危机影响较大的多是一些不太发达的国家,产品在当地的出口量普遍较少,所以暂时不受影响。 ■隐忧之二原料上涨20%进一步挤压利润 由于原材料和人工成本上涨,善浓的成本上升了20%以上,但是客户只加价3%-5%,利润越来越低。 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这同样也是玩具企业的烦恼。而如今,日益上涨的原材料价格正在无情地瓜分本来就已经被压缩得越来越微小的利润。 “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和招工难。比如生产玩具的胶料就上涨了15%-20%。”怡高安迪科教产品(中山)有限公司总经理罗启明对记者表示。虽然怡高是为数不多的自主生产和销售的企业,订单基本上没受影响,但原料价格上涨仍让罗启明伤脑筋。 罗启明表示,公司2007年、2008年、2009年的订单都很稳定,预计今年比去年增长35%-40%。2009年的销售额达7000万美元,今年7月仍然保持了30%的增长。“目前订单已经排到年底。”但罗启明同时表示,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公司一直坚持“有利润的单才做,没有利润的单坚决不能做,而且我们会调整出口价格,当然也只能是微调,客户虽然可以理解,但也不能接受太大的涨幅”。 “如果客户不加价,宁肯不干。”作为神湾商会常务副会长的林国辉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表示,由于原材料和人工成本上涨,善浓的成本上升了20%以上,但是客户只加价3%-5%,利润越来越低。林国辉表示,目前,神湾有13家有出口资质的玩具企业,他也听说过有小厂倒闭的情况。他表示,小型玩具企业之所以生存困难,主要是小厂上货后,要4个月才能拿到货款,原材料上涨使资金更加紧张,“现在都是先付货再付款,如果找到信用不好的企业,客户不付款,企业资金周转不过来,只好倒闭了”。 2

而订单价格却始终难涨,在接单就赔钱,不接就停产的情况下,中国的玩具企业纷纷陷入了两难境地。中山市友利玩具公司的客户就不同意其欲提价保生存的要求,结果去年该公司业务下滑了近一半。中山市善浓玩具公司境遇相对好些——经过反复协商,客户勉强同意订单提价2%,再高,则取消订单。

“原材料涨价30%,工人工资涨30%,好不容易赶工完成订单到了结汇时期,又赶上人民币升值,‘吃’掉2%的利润,今年的年景比金融危机还更惨烈,增产不增收。”许松辉说。

欧美向来是中国玩具出口的主要市场。广东工业大学法学教授郑晓明说,这两个主要市场也是雷区最多的区域。相关国家均在去年实施了大量的新的准入标准,给中国的玩具行业带来了重重考验,也为其未来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许松辉拿着一个半米高的圣诞老人说,这种在美国市场可以卖到19美元一个的圣诞老人从他的厂里卖出去是5美元,原来估计毛利润可以达到0.4美元一个,但最后算账每个反倒亏0.45美元。

本文由巴黎人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巴黎人-玩具模型,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家玩具生产企业负责人介绍说,玩具行业在全

关键词:

世嘉公司2005年8月推出的家用星象仪非常畅销巴黎

光明日报东京10月2日电(新闻报道人员倪红梅)随着本国玩具市集的饱和,扶桑TOMYTAKARA公司以至万代...

详细>>

线上各类整蛊商品开始热卖,整蛊玩具

本报讯“带电的钢笔、血淋淋的假手……”那一个令人心里还是惊悸的 整人玩具 (如图),前段时间却成了都会年轻人的...

详细>>

福娃这一形象比较有中国特色,2008年中国北京第

新华网湖北频道10月2日电(任媛)麦当劳中国公司宣布:从2006年11月2日起,在大陆各麦当劳餐厅内推出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

详细>>

宠物是排解人们寂寞的一贴良药,有没有为家里

前段时间,在市区高校路上开了一家特地贩卖 宠物玩具 的小店,店名称叫“珑巧宠物玩具店”.小小的店面,摆满了好七...

详细>>